您所在的位置: 首頁(yè)> 書(shū)法繪畫(huà)

【美術(shù)研究】馬瑞青:在欣賞中見(jiàn)到你自己 連載(十二)

書(shū)法繪畫(huà) 書(shū)法繪畫(huà) 2024-06-20 08:45

人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常識

當然,這兩類(lèi)知識單元對欣賞差異影響還有互相滲透的方面,但毋庸置疑,他們引起的理解結果與情感效應是有很大分別的。

在欣賞差異形成分析過(guò)程中,在圖式的心理定向階段涉及到欣賞者心理的感覺(jué)與知覺(jué)轉換過(guò)程:由日常的感覺(jué)與知覺(jué)轉換為特定的審美觀(guān)照的感應方式。雖然一般認為,心理感覺(jué)知覺(jué)方式由日常方式轉換成了審美的方式,但其感覺(jué)知覺(jué)所對應的還是人們日常的經(jīng)驗與知識,并基于此產(chǎn)生了最初的欣賞差異。故此我們首先從日常知識、閱歷入手分析對美術(shù)欣賞差異的影響。日常閱歷知識包括人們直接或間接獲得的社會(huì )文化、科學(xué)知識、生活經(jīng)歷等方面,在進(jìn)行美術(shù)欣賞之時(shí),這些因素常常相互交融。這是一個(gè)欣賞者進(jìn)入美術(shù)欣賞的基本條件。

不能否認,任何美術(shù)作品,都是特定社會(huì )生活的印記,總投射出或多或少的社會(huì )信息,它以生活實(shí)踐為基礎,以實(shí)踐提供的生活經(jīng)驗為素材,美術(shù)欣賞同樣必須以一定的生活經(jīng)驗為基礎才能得以進(jìn)行。生活經(jīng)驗是個(gè)人生活經(jīng)歷的不斷積累,這些生活經(jīng)驗從人生開(kāi)始就逐漸沉積在人的記憶當中,構成了人圖式結構的最基礎的部分,成為人認識所有事物的參照,它影響著(zhù)一個(gè)人認識事物的程度深淺。生活閱歷從生理的角度來(lái)說(shuō)首先就是年齡的差距,生活閱歷總是隨著(zhù)年齡的增長(cháng)而逐步增長(cháng)的。對于閱歷對欣賞的影響,陳繼儒在《談少陵集》中的詞句所言:“少年莫漫輕吟味,五十方能讀杜詩(shī)”正是表明了這一點(diǎn)。在美術(shù)欣賞中同樣如此,兒童常會(huì )從色彩、形象和內容相對活潑的美術(shù)作品中得到很多快感,而往往從帶有較深思想性、較多知識性的作品中得不到更多的理解和感受。

馬蒂斯 舞蹈

梵高 星月夜

羅丹 加萊義民

列賓 伏爾加纖夫

生活閱歷的廣泛與否同樣影響著(zhù)美術(shù)欣賞差異的產(chǎn)生。魯迅先生說(shuō):“看別人作品,也很有難處,就是經(jīng)驗不同,即不能心心相印。所以常有極要緊,極精彩處,而讀者不能感到,后來(lái)已經(jīng)經(jīng)歷了類(lèi)似的事,這才了然起來(lái)。例如描寫(xiě)饑餓罷,富人是無(wú)論如何都不會(huì )懂的,如果餓他幾天,他就會(huì )明白好處?!?/p>

珂勒惠支 面包

正因為有了親身體驗,就很容易理解,也會(huì )有更強的情感體驗,這個(gè)例子非常形象的說(shuō)明了經(jīng)歷與體驗對欣賞的影響。這一點(diǎn)上,在欣賞中有無(wú)經(jīng)歷體驗欣賞效果就會(huì )大相徑庭。欣賞者往往對經(jīng)歷的事情在美術(shù)作品的復現中產(chǎn)生最深刻的理解,伴隨的是最強烈的情感反應,由一般知識產(chǎn)生的反應是無(wú)法達到這種程度的。這就是我們常遇到的情形:有些欣賞者因為有相關(guān)的閱歷,欣賞某一件美術(shù)作品時(shí)感觸頗深,激動(dòng)不已,而無(wú)相關(guān)體驗的另外一個(gè)欣賞者完全有可能感受平淡。

然而,在美術(shù)作品欣賞的實(shí)踐中,對絕大多數美術(shù)作品,比如對于古代的、外國的美術(shù)作品,由于時(shí)間、空間的限制,想要有親身的經(jīng)歷是不容易做到的。比如在美術(shù)發(fā)展的早期,美術(shù)作品作為巫術(shù)禮儀、宗教神話(huà)的承載物,或為“明勸戒,助人倫”而為,美術(shù)欣賞與欣賞者生活息息相關(guān)。

這時(shí)的美術(shù)作品欣賞局限于特定范圍,且又因之范圍的特定,就有共同的知識閱歷,又因之與生活的緊密聯(lián)系,欣賞結果——理解程度與情感反應往往差異很小,但有一點(diǎn)需要注意,這時(shí)的美術(shù)作品其實(shí)是附麗于特定器物或建筑物,以塑造或增加實(shí)體的實(shí)用效果,比如巖畫(huà)、陶器、建筑上的美術(shù)作品等等,此時(shí)的欣賞還很難說(shuō)是具有審美意義的欣賞。即便如此,時(shí)過(guò)境遷,原有實(shí)用功能漸漸淡去,成為審美的對象,這時(shí)的欣賞就會(huì )與以前欣賞產(chǎn)生很大差異。

人面魚(yú)紋彩陶盆

西班牙 阿爾泰米拉穴頂的野牛

米開(kāi)朗基羅 西斯廷天頂畫(huà)

要想進(jìn)行深入的欣賞必須借助間接知識,由于這些知識的間接性,欣賞者的情感反映一般不會(huì )達到親身體驗過(guò)的知識。

在中國欣賞者欣賞西方基督教美術(shù)作品時(shí),因為缺乏相應的關(guān)于基督教的知識和在教堂祈禱與精神洗禮的體驗,雖然也會(huì )對作品有自己的理解,但很難說(shuō)對這些美術(shù)作品意義產(chǎn)生充分的理解與相應情感反應。相反,從小就生活在基督教教育的環(huán)境中的欣賞者,他們體會(huì )的內容會(huì )更充分,在欣賞這些美術(shù)作品時(shí)會(huì )產(chǎn)生強烈的情感反應。

關(guān)于此,帕諾夫斯基在《視覺(jué)藝術(shù)的含義》一書(shū)中的論述可謂一針見(jiàn)血:澳洲叢林居民不可能認識《最后的晚餐》這幅作品的主題(subject),對他來(lái)說(shuō),這幅畫(huà)僅僅是表達了一次興奮的午餐聚會(huì )。要理解這幅畫(huà)的肖像學(xué)(圖像學(xué))含義,他就必須熟悉《福音書(shū)》的內容。當我們遇到一些再現了只有一般“有教養的人”偶然知道的歷史和神話(huà)題材的作品,而不是有關(guān)《圣經(jīng)》的故事或場(chǎng)面時(shí),我們都要變成澳洲的叢林居民了。(未完待續)

達芬奇 最后的晚餐


相關(guān)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