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 首頁(yè)> 書(shū)法繪畫(huà)

【美術(shù)研究】馬瑞青:在欣賞中見(jiàn)到你自己 連載(十三)

書(shū)法繪畫(huà) 書(shū)法繪畫(huà) 2024-06-26 16:58

【美術(shù)研究】馬瑞青:在欣賞中見(jiàn)到你自己 連載(十三)你有沒(méi)有“文化”?


欣賞者圖式當中包含的一般的文化知識就是間接的知識,這也是對美術(shù)作品欣賞的基礎。當美術(shù)作品反映著(zhù)特定的文化信息,在欣賞這些作品時(shí)有沒(méi)有相應的知識,就會(huì )引起不同程度的欣賞差異。高玉華的油畫(huà)《兵對將》很能說(shuō)明這個(gè)問(wèn)題:

高玉華 《兵對將》

畫(huà)面中兩個(gè)人物在下棋,——初看畫(huà)面,從小女孩柔弱的外形和中年男子健壯的外形看來(lái),再憑欣賞者的日常經(jīng)驗——兒童與成人的智力發(fā)育程度——就會(huì )認為小女孩一定處于劣勢。但畫(huà)面上小女孩的紅兵已經(jīng)逼近黑方的將了,如果沒(méi)有中國象棋知識的欣賞者恐怕還是不能了解作者的意圖,甚至還會(huì )產(chǎn)生歧義。但是具有中國象棋知識的欣賞者會(huì )知道小女孩占有絕對優(yōu)勢,這時(shí)再回頭看中年男子緊抓著(zhù)頭皮的雙手,就會(huì )對這幅畫(huà)有了正確的理解,從而得到一種欣快之感。在這里,特定的象棋知識成了能否理解作品的關(guān)鍵,欣賞者的圖式知識單元中有無(wú)這些知識就成了欣賞差異的分界。

最有力的證明還來(lái)自民間美術(shù)的欣賞,王朝聞在《中國民間美術(shù)研究》一書(shū)中評論金山農民畫(huà)時(shí)有過(guò)深刻的論述,在談到民間美術(shù)作品時(shí),他認為:“如果用美術(shù)院校的基本練習的標準來(lái)衡量這些民間美術(shù)(作品),當然難免以為他們是“原始”、“落后”和“”不科學(xué)”的?!币粋€(gè)受過(guò)正規美術(shù)訓練的欣賞者如此必不奇怪,就是現代的絕大多數欣賞者,由于時(shí)代的變遷,關(guān)鍵是生存環(huán)境的改變,造成傳統民間的知識體驗的斷裂,也很難對民間美術(shù)作品中“魚(yú)戲蓮”、“鳳穿牡丹”、“抓髻娃娃”等形象產(chǎn)生正確的理解。在欣賞中出現差異的結果也就在所難免了。

在日常知識的層面會(huì )產(chǎn)生欣賞的差異,這些知識閱歷影響著(zhù)欣賞者的趣味的取向。欣賞者在這個(gè)層次上可以產(chǎn)生不同的理解,進(jìn)而產(chǎn)生程度不同的情感反應,但這種情感反應與日常感情區別不大,欣賞者在美術(shù)作品欣賞中提取的是積淀在圖式內的日常知識單元,這個(gè)階段的欣賞還主要是日常經(jīng)驗、知識的復現,在這里,美術(shù)作品作為日常生活的代用品出現。

這種差異包括理解與情感反應還限于內容反映的層次,對美術(shù)形式因素的感受不是重點(diǎn)。杜夫海納《審美經(jīng)驗現象學(xué)》當中的論述很能說(shuō)明問(wèn)題:“……,當然有過(guò)群眾的藝術(shù)。甚而直到最近一個(gè)時(shí)期任何藝術(shù)都曾是群眾藝術(shù)。因為實(shí)際上,我們說(shuō)過(guò),藝術(shù)剛剛開(kāi)始意識到自己。為藝術(shù)而藝術(shù)是一個(gè)新的觀(guān)念。在此之前,藝術(shù)家本能的服務(wù)于他的共同體所特有的世界觀(guān)(weltanschauung),服務(wù)于——在宗教信仰時(shí)代——自己的信仰。那時(shí),作品沒(méi)有公眾。但是信徒群眾從作品中認出自己,從中培養自己的信仰:中世紀的人們來(lái)到莫瓦薩克教堂的大門(mén)不是為了欣賞三角楣上的雕刻,而是為了瞻仰在最后審判日降臨的基督?!?/p>

米開(kāi)朗基羅 最后的審判

在欣賞三角楣上雕刻的時(shí)候,或許也因為雕塑的某些形式特征而獲得某種欣快之感,但主要還是為瞻仰基督的儀容,從而培養自己的信仰??梢?jiàn),雖然欣賞者也可能對某些形、色等形式上的因素產(chǎn)生感受,但這些形色一般都有很強的象征性,都與特定的內容相聯(lián)系,依靠長(cháng)期體驗、通過(guò)大腦的分析綜合,在圖式結構中本來(lái)就是以形象內容出現的。

雖然此階段的欣賞不以形式的欣賞為主要目的,在內容反映的欣賞過(guò)程中也并非一帆風(fēng)順,因為,在欣賞過(guò)程中,美術(shù)作品的外殼——形式是避無(wú)可避的。由于美術(shù)作品形式上的多樣性,有的美術(shù)作品的內容較容易被欣賞者辨識,比如一般所說(shuō)的寫(xiě)實(shí)性作品。在這里有必要對寫(xiě)實(shí)作品做一考察:何謂“寫(xiě)實(shí)性”作品?正如前述關(guān)于印地安人的例子,人們很容易看出“寫(xiě)實(shí)”的概念也是相對的。而德國農民則又是另外一種情形:雖然在過(guò)程中的某些地方不能理解,整體美術(shù)作品還是可以理解,因為在整體美術(shù)作品中,它又符合日常視覺(jué)經(jīng)驗了。相對于米洛島的維納斯,威冷道夫的維納斯恐怕不算寫(xiě)實(shí),大多數人還是能理解作品的形象??梢?jiàn),是否寫(xiě)實(shí)關(guān)鍵是與日常視覺(jué)經(jīng)驗與知識是否吻合。而這些視覺(jué)經(jīng)驗與知識正是圖式知識單元的主要組成部分。

米洛島的維納斯

威冷道夫的維納斯

這些形式寫(xiě)實(shí)的作品,因為作品的形式因素與欣賞者日常經(jīng)驗比較吻合,欣賞者較容易基于此產(chǎn)生有關(guān)的形象,進(jìn)而引起相應的感受;而欣賞者接觸到的不乏形式較抽象的美術(shù)作品。缺乏這類(lèi)美術(shù)作品視覺(jué)經(jīng)驗的欣賞者,往往因其表達意圖被作品形式因素在不同程度上所掩蓋,這便在不同程度阻礙了欣賞者對作品內容實(shí)質(zhì)的理解,也難產(chǎn)生相應的感受,更不能從美術(shù)形式方面獲得的相應的感受。當進(jìn)入到美術(shù)專(zhuān)業(yè)知識的層面的考察時(shí),欣賞的差異將會(huì )進(jìn)入另一個(gè)層次的差異——形式感及形式與內容結合的差異。(未完待續)


相關(guān)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