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 首頁(yè)> 書(shū)畫(huà)名家

趙無(wú)極:繪畫(huà)的十二個(gè)要點(diǎn),句句經(jīng)典

書(shū)畫(huà)名家 書(shū)畫(huà)名家 2021-04-23 09:12

  趙無(wú)極(1921年2月13日—2013年4月9日) 華裔法國畫(huà)家。生于中國北京。童年在江蘇南通讀書(shū),并學(xué)習繪畫(huà)。1935年入杭州藝術(shù)專(zhuān)科學(xué)校,師從林風(fēng)眠。1948年赴法國留學(xué),并定居法國。在繪畫(huà)創(chuàng )作上,以西方現代繪畫(huà)的形式和油畫(huà)的色彩技巧,參與中國傳統文化藝術(shù)的意蘊,創(chuàng )造了色彩變幻、筆觸有力、富有韻律感和光感的新的繪畫(huà)空間,被稱(chēng)為“西方現代抒情抽象派的代表”。法蘭西畫(huà)廊終身畫(huà)家、巴黎國立裝飾藝術(shù)高等學(xué)校教授,獲法國騎士勛章。曾在世界各地舉辦160余次個(gè)人畫(huà)展。2013年4月9日,趙無(wú)極因病醫治無(wú)效在瑞士沃州逝世,享年92歲。

  2018年9月30日,趙無(wú)極平生創(chuàng )作尺幅最大的油畫(huà)三聯(lián)作《1985年6月至10月》(長(cháng)達10米,高達2.8米)在香港蘇富比2018年秋拍“現代及當代藝術(shù)晚間拍賣(mài)” 專(zhuān)場(chǎng)上,以4.5億港元落槌,計入傭金后,成交價(jià)為5.1億港元。這刷新了趙無(wú)極世界拍賣(mài)紀錄,也是香港藝術(shù)拍賣(mài)史上最高成交的畫(huà)作。 

少就是多

  畫(huà)畫(huà)要“經(jīng)濟”,也就是說(shuō)要能從簡(jiǎn)單里看到豐富,從少里看到多,但不是表面的多。換句話(huà)說(shuō),就是簡(jiǎn)單里要有東西看。

  有的人功夫很好,可他畫(huà)的畫(huà)讓人看了累得不得了。他畫(huà)得累,看的人更累。

  好的畫(huà),就算他自己畫(huà)得累,可別人卻看不出他累。就像林布蘭的畫(huà),畫(huà)時(shí)并不是不累,但是人家看得不累,是精彩的好畫(huà)。

  中國古代的好畫(huà)也是這樣,比如范寬(北宋,990~1020),他功夫很好,但你覺(jué)得松得很,看得很舒服;倪云林(倪瓚,元末,1301~1374)也是,淡淡幾筆,卻表現了很多東西。

  怎樣既畫(huà)得簡(jiǎn)單,又包含很多東西呢?就是要“中肯”。如果中肯,力量就大,不中肯,擺了很多東西也沒(méi)用。

  你們畫(huà)畫(huà)總是注意小的東西,蘿哩蘿唆,我總是要求你們單純、再單純、簡(jiǎn)單、再簡(jiǎn)單。


1985年6月至10月
趙無(wú)極
油畫(huà)畫(huà)布 280×1000cm 1985年作
成交價(jià):HKD 510,371,000
拍賣(mài)行:香港蘇富比
成交日期:2018.09.30

看整體,不是看小趣味

  畫(huà)畫(huà)其實(shí)不需要那么多的理論,我覺(jué)得理論越少越好,只要能把眼睛和手結合起來(lái)就好了。然后要學(xué)會(huì )觀(guān)察和控制畫(huà)面,畫(huà)的時(shí)候一開(kāi)始就應該整個(gè)來(lái),不要一開(kāi)始就找小趣味。比如畫(huà)人體,起稿時(shí)要把人體連同背景一起畫(huà),不要單單地畫(huà)人體,否則關(guān)系不容易找到。

  一筆動(dòng),整個(gè)畫(huà)面都動(dòng)。這里動(dòng),別的地方要呼應,要連起來(lái)畫(huà)。格局不打破,就根本沒(méi)辦法畫(huà),非打破不可。

  你們常會(huì )優(yōu)柔寡斷,沒(méi)有信心。不要管它,畫(huà)下去再說(shuō)。動(dòng)一筆算不了什么,“刷!”刮掉就行了。不要為了一筆好,讓別的將就它,這是個(gè)大毛??!

  改畫(huà)的時(shí)候,也要整個(gè)改,不要將就一兩筆??催@里一筆好,就照這個(gè)地方搞,這是不可能的事情。整個(gè)好,才是好!

  有了整體后,再來(lái)求變化,但是要注意這個(gè)變化不要犧牲了整體的感覺(jué),也就是說(shuō),要保持整體,在里面變化。


04.01.79
趙無(wú)極
布面油畫(huà) 250×260cm 1979年作
成交價(jià):RMB 174,800,000
拍賣(mài)行: 永樂(lè )拍賣(mài)
成交日期:2020.12.04

重要的是節奏

  要小心,到處都是一樣的效果,就沒(méi)效果了!

  畫(huà)里重要的是節奏,不要總是溫吞水。

  有靜,有動(dòng),不能到處都動(dòng),動(dòng)的太多,就要拿靜來(lái)陪襯。好像唱京劇,總是唱高調,就單調了。

  你看,這背景一靜,裸體就出來(lái)了。剛才那張人體的后邊太厚,人們的眼睛就會(huì )被吸引過(guò)去。

  畫(huà)時(shí)各方面都有聯(lián)系,不是畫(huà)布看布,畫(huà)人看人,要一起畫(huà),不要把布和人分割開(kāi),它們之間都有連帶關(guān)系。

  所有的畫(huà),不是功夫好就能畫(huà)好,畫(huà)到一定的程度時(shí),應當把功夫忘掉。

  你們有功夫,但畫(huà)面到處都緊,緊得透不過(guò)氣來(lái),應該有松有緊,比較得多,層次就多。你們畫(huà)的色彩卻又太簡(jiǎn)單,要注意亮的地方不要都一樣亮,灰的地方不要一樣灰,深的也不要一樣深,那么你們的畫(huà)面效果就變化無(wú)窮了。


大地無(wú)形
趙無(wú)極
布面油畫(huà) 200.4×162.3cm 1956-57年
作成交價(jià):HKD 182,900,000
拍賣(mài)行:保利香港
成交日期:2018.03.29

畫(huà)要能呼吸

  你們一開(kāi)始要做到簡(jiǎn)單,再從簡(jiǎn)單之中慢慢豐富起來(lái),豐富之后再把不要的東西去掉,這就是畫(huà)家本身怎樣選擇的問(wèn)題。

  構圖最重要的就是空間關(guān)系,假如沒(méi)有空間,你的畫(huà)就松不了,動(dòng)不了。

  空間關(guān)系多就活,不然的話(huà)就呆。

  你們的畫(huà)常感覺(jué)是停在那里,沒(méi)有動(dòng)的感覺(jué)。你們用筆也總有停的感覺(jué),筆像是“擺”著(zhù)畫(huà),筆不要用得太死,要活一點(diǎn)。用筆的方法也不能都一樣,有輕、有重,有稀,有厚,這樣變化就多了。

  畫(huà)面要有緊有松。到處緊——透不過(guò)氣來(lái),到處松——就空洞。世界上的事物都存在著(zhù)對比,音樂(lè )總有停的時(shí)候,中國畫(huà)也有休息的地方——留白。

  不懂畫(huà)的人,總希望畫(huà)是滿(mǎn)滿(mǎn)的,不知道透氣。

  畫(huà)畫(huà)同呼吸一樣。人需要呼吸,不呼吸活不下去,繪畫(huà)也要呼吸。你要把你自己的感情放進(jìn)去,讓畫(huà)面同你一道呼吸。


三聯(lián)作 1987-1988
趙無(wú)極
布面油畫(huà) 200×486cm 1987-88年作
成交價(jià):HKD 178,000,000
拍賣(mài)行:佳士得香港
成交日期:2019.05.25

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

  繪畫(huà)不僅是畫(huà)的問(wèn)題,重要的是觀(guān)察方法的轉變,就是要用自己的眼睛去看,不要用別人的眼睛去看,也不要用自己以前的眼睛去看。

  要知道,你們并不是技巧上的問(wèn)題,而是觀(guān)察出了問(wèn)題。

  怎么把自己的感情同看到的東西在手上表現出來(lái),這點(diǎn)最重要。每個(gè)人都有每個(gè)人自己的觀(guān)察方法,每個(gè)人的風(fēng)格就不一樣。假如每個(gè)人的觀(guān)察都是清一色的,畫(huà)出來(lái)就都是一個(gè)樣,像是從一個(gè)模子出來(lái)的。

  一個(gè)媽媽生八個(gè)孩子,八個(gè)孩子脾氣都不一樣,為什么你們畫(huà)畫(huà)卻都是一樣的?

  你們的技巧和功夫都很好,問(wèn)題是觀(guān)念沒(méi)打開(kāi),并沒(méi)有真正地用你們自己的眼睛看世界,并沒(méi)有把你們每個(gè)人的本性都發(fā)揮出來(lái)。

  我希望你們越畫(huà)越不一樣,一個(gè)人創(chuàng )出一種作風(fēng)來(lái)。這并不在于你怎樣畫(huà),而是在于你的觀(guān)點(diǎn),假如你看不見(jiàn),當然你就畫(huà)不進(jìn)去。

(延伸閱讀:趙無(wú)極后來(lái)在他的回憶錄里說(shuō),在浙江美院客座期間,他感到自己撞上了“蘇聯(lián)社會(huì )主義現實(shí)主義”這個(gè)龐然大物,而這個(gè)大怪物已將一切創(chuàng )造力碾平了。他激動(dòng)地說(shuō),“中國有燦爛的文化和歷史,有精妙絕倫的繪畫(huà),根本無(wú)須向那些灰褐色基調的死板愚蠢的畫(huà)面求教?!薄拔业膶W(xué)生們或許忘記了,也或許根本就不知道宋代繪畫(huà)的空間感和構圖的高妙。他們不會(huì )用自己的眼睛去看,去細細觀(guān)察?!保?/p>


14.12.59
趙無(wú)極
布面油畫(huà) 130×162cm 1959年代作
成交價(jià):HKD 176,725,000
拍賣(mài)行:佳士得香港
成交日期:2018.05.26

要找自己的麻煩

  一個(gè)藝術(shù)家最重要的是自我批評,就是要不停地自己討論自己,自己批評自己。

  這地方好,那地方壞,這地方應該多一點(diǎn),那地方應該少一點(diǎn),每一筆都自問(wèn)是不是對的。能做到自檢,就能經(jīng)常發(fā)現自己的問(wèn)題。你們若想要進(jìn)步,就應該不停地給自己提出問(wèn)題,每個(gè)人總有不完善的地方,問(wèn)題是你看得清楚還是看不清楚。

  我畫(huà)畫(huà)完以后,總要在家里放兩個(gè)月,覺(jué)得靠得住再拿出去??坎蛔?,我就不簽名,不出去。畫(huà)出去了,收都收不回來(lái)。你若已經(jīng)有點(diǎn)名氣,那問(wèn)題就更多。我每次展覽都是提心吊膽的,每件作品都是經(jīng)過(guò)反復推敲才拿出去展的。

  我不是個(gè)聰明人,除了畫(huà)畫(huà),我什么事都不會(huì )干。做一個(gè)藝術(shù)家別把自己估計得太高,總是估計低一點(diǎn)好。因為這工作是一輩子的事,做到40歲時(shí)有40歲的問(wèn)題,做到50歲時(shí)有50歲的問(wèn)題。你畫(huà)得多了后,就容易形成自己的一套,這時(shí)更要不停地自己討論自己,自己批評自己。

  干藝術(shù)家最辛苦,總是要自己給自己找麻煩,自己對自己有疑問(wèn)。你一旦放棄對自己的批判,你就無(wú)法進(jìn)步。


29.09.64
趙無(wú)極
布面油畫(huà) 230×345cm 1964年作
成交價(jià):HKD 152,860,000
拍賣(mài)行:佳士得香港
成交日期:2017.05.27

膽子要大,觀(guān)念要新

  如果你們畫(huà)畫(huà)老圈套老伎倆太多,畫(huà)每張畫(huà)都先有個(gè)成見(jiàn),那畫(huà)出來(lái)的畫(huà)一定和你以前的沒(méi)兩樣。畫(huà)小稿是沒(méi)什么用處的,好像后面是在放大抄寫(xiě)小稿,會(huì )失去畫(huà)面的偶然效果,畫(huà)畫(huà)如果沒(méi)有意外,那就沒(méi)有意思了。

  在我看來(lái),從16世紀起中國畫(huà)就失去了創(chuàng )造力,畫(huà)家只會(huì )抄襲漢代和宋代所創(chuàng )立的偉大傳統。中國藝術(shù)變成技巧的堆砌,美和技巧被混為一談,章法用筆都有了模式,再也沒(méi)有想象和意外發(fā)明的余地。

  中國的教育建立在記憶之上,學(xué)習寫(xiě)字和書(shū)法必須經(jīng)過(guò)長(cháng)期的重復動(dòng)作,而所有的學(xué)院主義都來(lái)自重復。繪畫(huà)正是要避免這個(gè)陷阱。要是在1935年,杭州美專(zhuān)的老師就教我這些,我該節省下多少領(lǐng)悟這些道理所費的時(shí)間??!

  馬蒂斯教別人時(shí)總是說(shuō):新呀,新呀,要新!什么是新?不是那種表面效果的新,而是通過(guò)深刻觀(guān)察思考之后,才把你引到一條新的道路上去。

  油畫(huà)的問(wèn)題是要畫(huà)得自由,但難的是如何理解和表現自由。老實(shí)講,我從1935年開(kāi)始畫(huà)油畫(huà),一直到1964年,用了30年的時(shí)間才真正懂得油畫(huà)自由表現的方法,因為油畫(huà)有各方面的技巧,要適合你自己的需要,你的繪畫(huà)技巧是為了幫助你自己達到表現的意愿??傊?,技巧是第二位的問(wèn)題,每當你有了新的繪畫(huà)觀(guān)點(diǎn),你的技巧也就會(huì )跟著(zhù)你的觀(guān)點(diǎn)去變化。


22.07.64
趙無(wú)極
布面油畫(huà) 161.5×199.5cm 1964年作
成交價(jià):HKD 115,975,000
拍賣(mài)行:佳士得香港
成交日期:2018.11.24

體察內心的需要

  把我們的繪畫(huà)從寫(xiě)實(shí)的影響下抽象出來(lái),是一種需要。驅使我的唯一動(dòng)力,是在寂靜的畫(huà)室中,手拿畫(huà)筆和顏料,面對一張空白畫(huà)布這一需要。

  一個(gè)畫(huà)家總覺(jué)得有話(huà)要講,總覺(jué)得畫(huà)不完,那就變成一種需要,這是畫(huà)家最重要的動(dòng)力。繪畫(huà)的傾向是因為自己的需要,并不是我想畫(huà)抽象就可以畫(huà)了,而是自己真正需要畫(huà)抽象才抽象。況且抽象也不是什么新的東西,是屬于50年代的東西,所以你們假如要畫(huà),應當在理解的基礎上再進(jìn)一步去畫(huà)別的。

  不是我不敢教你們抽象畫(huà),因為繪畫(huà)創(chuàng )作是一種需要,一種自身的需要,內心的需要。你沒(méi)有這種需要,硬要變,變不了,硬要新,新不了。你們基本的觀(guān)察方法改變后,覺(jué)得自己這樣畫(huà)不夠了,內心提出了需要,就會(huì )創(chuàng )出新路子。

  畫(huà)抽象,畫(huà)具象,都一樣有空間、結構、光線(xiàn)和顏色的問(wèn)題。具象和抽象之間有共通的道理,重要的是獲得新的觀(guān)念。

  作畫(huà)家,就得接受周期性陣痛,今天或許高興,明天可能痛苦,但是決不能失望。作畫(huà)的力量從未離開(kāi)過(guò)我,我也從未逃跑或放棄。

  今天,我回顧自己的歷程,覺(jué)得這股繪畫(huà)的力量始終是一致的,我一直忠于自己的初衷,未曾逃避困難,也未曾以熟練的技巧去迎合創(chuàng )新的需要。

  趙無(wú)極說(shuō),“歷史就是這樣把我推向了遙遠的法國,讓我在那里生根安居,然后又讓我重返中國,使我內心最深處的追求終有歸宿?!?/p>


無(wú)題
趙無(wú)極
布面油畫(huà) 114.3×162.6cm 1958年作
成交價(jià):HKD 115,966,000
拍賣(mài)行:香港蘇富比
成交日期:2019.03.31

忠于自己,不要自欺欺人

  “你想畫(huà)畫(huà)?那就先割掉你的舌頭,因為從此你只能用畫(huà)筆來(lái)表達?!毕氘?huà)畫(huà),就要有馬蒂斯這樣的覺(jué)悟。

  50年來(lái),我每天沉浸于揮灑作畫(huà),作畫(huà)成為我打開(kāi)通道進(jìn)入另一個(gè)世界的一種儀式。在那個(gè)世界里,我試圖建立秩序。這有時(shí)易如涂鴉,有時(shí)又靈感全無(wú),眼前一片空白,或者只看到艱難困苦,和一想起來(lái)就令我害怕的舊畫(huà)法。

  畫(huà)家要有忠實(shí)、誠懇的性格,假如對自己說(shuō)謊,是不能做一個(gè)畫(huà)家的。所以繪畫(huà)的問(wèn)題,也是一個(gè)道德觀(guān)念的問(wèn)題。不要騙人家,不要硬求新,要經(jīng)??紤]自己的畫(huà)要實(shí)在,要有深厚、永久的性格。

  藝術(shù)家最好的鏡子是對自己忠實(shí)。要反省一下在自己的作品中有沒(méi)有說(shuō)謊話(huà),有沒(méi)有取媚、討好人,這點(diǎn)很重要。你們要走哪條路,就自己走,用不著(zhù)別人來(lái)告訴你。

  繪畫(huà)是一輩子的事情,像做和尚一樣,要不停地畫(huà),不停地畫(huà),一天都不能停。我能夠生活,我要畫(huà)畫(huà),我不能夠生活,我也要畫(huà)畫(huà)。一個(gè)人選定了畫(huà)家這個(gè)職業(yè)就苦了,所以,你要是吃不了苦,還是找別的事干吧。

  畫(huà)畫(huà)這個(gè)事業(yè)是這樣的,上坡、下坡、上坡、下坡,不會(huì )是一直上去的,高的時(shí)候不要得意,低的時(shí)候不要灰心。像患了精神病差不多,有時(shí)好一點(diǎn),有時(shí)壞一點(diǎn)。


20.03.60
趙無(wú)極
布面油畫(huà) 130×162cm 1960年作
成交價(jià):HKD 114,827,000
拍賣(mài)行:香港蘇富比
成交日期:2020.07.08

遠離低級趣味

  現在你們的畫(huà)還有個(gè)主題的問(wèn)題,是想讓別人看得懂,這個(gè)問(wèn)題也要看是在什么程度上給什么人看,有的人看不懂,有的人會(huì )看懂,取決于每個(gè)人的文化理解程度。

  最重要的是堅持你自己,為自己畫(huà)畫(huà)。畫(huà)畫(huà)是自己的語(yǔ)言,你把自己的語(yǔ)言講出來(lái),要盡量明了中肯,蘿哩蘿唆的別人就聽(tīng)不懂。當然,有的時(shí)候只要自己懂就行了,以后別人也會(huì )慢慢了解的。

  你們要想辦法閉上眼睛,不要看低級趣味的東西,自己畫(huà)自己的。

  說(shuō)到藝術(shù)欣賞,假如看不到國外的東西,你就多看中國的好東西。中國的好東西很多,你可以在商周銅器里發(fā)現好東西,在唐宋陶瓷里發(fā)現好東西。藝術(shù)這事,總是要往高看,不要往底下看。

  還有,也不要去將就別人的趣味,因為別人的趣味又有什么標準呢?你在十個(gè)人里面也不能討好兩個(gè)人吧,何必呢!我們在法國畫(huà)畫(huà)也是不容易討好人的,不要以為法國人的藝術(shù)品味就高,一般的人都是差的,什么國家都一樣,只有很少的人能夠懂你的畫(huà)的。不要因為你成名了就會(huì )有很多的觀(guān)眾,沒(méi)有這么簡(jiǎn)單的事情,說(shuō)有很多人懂你的畫(huà),那是騙人的。

  總之藝術(shù)不能脫離傳統,不能僅僅追求時(shí)髦,一切要等五十年或一百年后再做定論。


18.11.66
趙無(wú)極
布面油畫(huà) 97×195cm 1966年作
成交價(jià):HKD 114,440,000
拍賣(mài)行:佳士得香港
成交日期:2020.07.10

不要抄,要消化

  當你模仿時(shí),你是不會(huì )了解自己的,不會(huì )懂得發(fā)掘并表現自己的不同。

  不要重復前人,也不要重復自己,那將腐蝕你的創(chuàng )造力,成為一種反復使用的既定程序。

  你看中國的書(shū)法也是在不停地演變,石鼓文,篆,隸,楷,草……

  為什么現在的書(shū)法沒(méi)有以前的好呢?當然是創(chuàng )造精神比較少的關(guān)系,是受到王羲之、米芾的限制太多了。

  中國畫(huà)為什么進(jìn)步不大,還在仿唐宋的味道?唐宋的畫(huà)家也是在畫(huà)自然生活中體會(huì )到的東西,并不是抄別人。為什么我們還在抄?

  我們中國有非常深厚豐富的傳統,比如商周青銅器,漢魏的石刻玉器,唐宋的繪畫(huà)書(shū)法這一大套。中國這么博大的傳統若不好好利用,豈不太可惜了。

  每一個(gè)人只要從中找出一部分自己最喜歡的,跟自己性格最接近的,把它消化;然后再學(xué)習西方好的東西,而不要他們俗媚的東西。把東西兩方面最好的東西結合起來(lái),再加上自己的個(gè)性,慢慢地自然而然地融合起來(lái),那你的風(fēng)格就會(huì )有了。

  臨畫(huà)是要去理解作畫(huà)人當時(shí)的心境,不要抄,不要臨表面皮毛的東西。比如中國畫(huà),不要僅僅臨結構,要臨他的呼吸和精神。要去理解認識塞尚、馬蒂斯、畢卡索,不能只學(xué)人家的外表形式。一個(gè)創(chuàng )造型的畫(huà)家總在變,你臨他的外表是跟不上的。

趙無(wú)極

面向你的時(shí)代

  我覺(jué)得現在繪畫(huà)的問(wèn)題不是中國或者歐洲和美國的問(wèn)題,而應當是國際性的問(wèn)題。所以中國畫(huà)和西洋畫(huà)不應當分得太清楚,而是應該在一起考慮,西方的素描是基礎,我們中國畫(huà)毛筆字是基礎,我覺(jué)得中國畫(huà)和西洋畫(huà)沒(méi)有沖突,可以互相幫助,互相補充,分得很清是不通的。不能說(shuō)我是我畫(huà)水墨的,你是畫(huà)油畫(huà)的,他是做雕塑的……

  我以為有兩種畫(huà)家,一種是地方性的畫(huà)家,一種是國際性的畫(huà)家。你們還年輕,要往遠的地方想,要有跨越疆界的企圖心,不是做中國的畫(huà)家,也不是做歐洲的畫(huà)家,而是要做國際性的畫(huà)家。

  你不能說(shuō)范寬、米芾只是中國的畫(huà)家,他們肯定是世界性的畫(huà)家。畢加索你能說(shuō)他只是西班牙的畫(huà)家嗎?他是屬于大家的啊。哪里是東方,哪里是西方,現在都分不開(kāi)了。我覺(jué)得世界變得越來(lái)越小,將來(lái)還會(huì )更小,不要把自己放在一個(gè)圈套里。

  美學(xué)的觀(guān)點(diǎn)常常跟著(zhù)時(shí)代在變,時(shí)代不同,觀(guān)念也不同,文藝復興時(shí)期尋找的美,同我們現在所尋找的美不一樣。不過(guò),世界上最好的畫(huà),最棒的杰作,即使換了時(shí)代也還是存在的。

  我想繪畫(huà)的問(wèn)題,同社會(huì )的背景,生活的環(huán)境,和科學(xué)的進(jìn)步都有關(guān)系,同文學(xué)、音樂(lè )、舞蹈、電影都有關(guān)系。我們對于來(lái)自各方面的影響都應該接受,這些觀(guān)念上的東西對于藝術(shù)創(chuàng )作都會(huì )有幫助的。

  每代有每代的問(wèn)題,二十世紀的畫(huà)家怎能去畫(huà)十八世紀的畫(huà)呢,繪畫(huà)問(wèn)題是一生的問(wèn)題,問(wèn)題總是不斷的產(chǎn)生。一個(gè)人生活在二十世紀,卻對新時(shí)代的文化觀(guān)念不了解,或是不愿意了解,我覺(jué)得很不妥。藝術(shù)創(chuàng )作,應該與時(shí)代有關(guān)系。


相關(guān)推薦